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周朝历史春秋战国那点故事事

2018-11-20 23:08 出处:www.1pinsg.com 人气: 评论(0

齐桓公和管仲用毕生精力建立的霸业逐渐解体后,接替这项事业的是晋文公。

晋国是周成王的弟弟姬叔虞建立的国家,因最初封地在唐,所以他又被称为唐叔虞。

 

据《史记》记载,叔虞被封似乎有点儿戏的感觉。当时身为周天子的成王还只是一个小孩,经常与叔虞玩一些过家家之类的游戏。一次成王从地上捡起一片桐树叶对叔虞说:“前几天四叔(即周公)刚把唐国给灭了,我就以此为凭证把你分封到那里吧。”

谁知这事被史官尹佚看见了,他对成王说:“那大王您挑个黄道吉日吧,改天我们把叔虞分封的事给正式办了。”

成王听到这话,不以为然地说:“谁说真要分封他了,我这是和他开玩笑呢。”

尹佚正色道:“天子无戏言,言则史书之,礼成之,乐歌之。”

尹佚说的这些话成王从没有听说过,不过意思倒是明白,那就是一定要说话算话。最后成王无奈,便把叔虞封在了唐。这件事看起来不大,但是给了成王一个启示(准确地说应该是教训):天子是不享有“言论自由”的,否则的话,一棵桐树上的叶子就能让自己破产。

叔虞死了之后,他的儿子迁都于晋水之旁,就顺道把国名改为晋。到了春秋初期,晋国的主要统辖范围在今天山西汾水一带,和一帮又没文化又野蛮的戎狄杂居,经常受到侵扰。那时晋国还不强大,外患已经让它焦头烂额,谁知在这当口又发生了一场宫廷政变。

公元前679年,与晋国同族的一个名叫曲沃武公的人通过武力夺取了晋国的政权。这本来是非法政府,不过曲沃武公比较有能耐,在夺取政权的第二年便通过贿赂天子周僖王获得了合法身份,曲沃武公就是晋武公。

晋武公死后由儿子姬诡诸接班,是为晋献公。

晋献公是位比较有才略的君主,在他统治期间,“并国十七,服国三十八”,疆域扩充到整个汾水流域,成为洛邑北面最大的一个国家。

可惜晋献公晚年玩起了老牛吃嫩草,宠爱一个从骊戎掳掠来的女子骊姬,“一饮一食,必与之俱”。骊姬虽然是以受害者的身份来到晋国的,但她很快调整了心态,并迅速“反客为主”。她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每天给听力不太好的晋献公吹枕边风,让他废掉太子申生,立自己的儿子奚齐为储君。

晋献公不知是老糊涂了还是咋的,在骊姬的怂恿和离间下,最后居然逼死了申生,立根本排不上号的奚齐为太子。申生的两个弟弟公子重耳和公子夷吾见老爹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觉得要是再待下去,自己的追悼会恐怕能和申生的一块儿开,就分别逃亡国外。

公元前651年,晋献公归西,骊姬与她的几个死党扶植年仅十来岁的奚齐即位。骊姬没有了老爷子撑腰,一些大臣和贵族对她这种公然破坏宗法制的做法表示强烈不满。其中以卿大夫里克为首的“太子党”反对最为激进,不出几个月的时间,便成功制造事故把奚齐给弄死了。

骊姬没有想到儿子这么快就为自己的事业“牺牲”掉了,先前成功的喜悦瞬间转为危机,压得她喘不过气。她有点后悔当初没有趁老公健在的时候多生几个“备胎”。好在天无绝人之路,骊姬很快打起精神,又立她妹妹(同样是晋献公的老婆)的儿子卓子为国君。

谁知里克这次更绝,采用斩草除根的办法一下子把卓子和骊姬同时干掉。

这样一来,晋国的国君位子便空了下来。

不过,没过多久,这个消息便传到了逃亡在外的公子重耳和公子夷吾耳朵里。

当时公子夷吾是在梁国(今陕西韩城),他的哥哥公子重耳是在翟国(今山西吉县),两人与晋国国都绛(今山西翼城,晋献公时由曲沃迁都于此)的距离差不多。这个时候,他们面临着当年公子纠与公子小白同样的问题,即谁先赶回去谁就能抢占先机。

历史这次没有重复(否则就太无趣了),公子夷吾想,靠赶路取胜的风险太大,不如找些帮手回去,顺利当上国君则罢了,否则怎么着也得来一场血战才能甘心。所以,他听到消息后并没有立马去买回程车票,而是来到秦国求助。

公子夷吾求助秦国并不是因为秦国乐于助人,而是由于时任秦国国君秦穆公是他的妹夫(大家熟知的“秦晋之好”成语就出自这段婚姻)。通过这层关系,公子夷吾顺利地见到了秦穆公。在会面过程中,他没有寒暄、客套和绕弯子(时间紧急,废话自然省略),而是直奔主题向秦穆公表示:如果你能帮我当上国君,事后我会拿出5座城池给你当作辛苦费。

秦穆公心里计算了一下,觉得这笔买卖比较划算,便答应了公子夷吾的请求,派军队护送夷吾回去即位。

可令老狐狸秦穆公没想到的是,公子夷吾不仅毫无政治信誉,而且还是个职业白眼狼。

没有政治信誉的表现为:当公子夷吾的屁股在国君的位子上一坐稳,先前向秦穆公许诺的好处便立即忘得一干二净。职业白眼狼的表现为:有一年晋国遇到大旱,向秦国请求粮食援助,秦国同意了;谁知第二年秦国也遇到了大旱,就向晋国求助,结果被公子夷吾一口回绝。

这两件事让秦穆公气得吐二斤血都不嫌累,为了报复,他亲率大军向晋发起进攻。公子夷吾属于宵小之辈,除了耍赖的能耐居高不下外,别的能耐基本低于海平面,几个回合下来,兵败将亡不说,连自己都搭进去——被秦穆公活捉了。幸亏公子夷吾的妹妹替他求情,才侥幸捡回一条命,又回到了晋国。

当然,该放的血还是要放的——公子夷吾除了割让先前答应的那几座城池外,还将太子姬圉送到了秦国当人质。

姬圉在秦国当人质期间,他的姑父秦穆公并没有因为他爹混蛋而把他当成囚犯,相反,不但没有让他受半点委屈,还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了他。

然而,让秦穆公再次没想到的是,姬圉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混蛋其实也是可以遗传的——当他听说自己的老爸快挂了,恐怕其他几个兄弟近水楼台先得月,就连声招呼都不打,扔下刚娶的老婆,溜了。

这回把秦穆公气得一口气吐二十斤血都不嫌累。好在他也算是想明白了,只有把晋国的事管到底,才能给自己和女儿带来货真价实的幸福。于是他决定不听任何人的忽悠,用自己的眼和心来为晋国选择一个靠谱的君主(实际就是想插手晋国事务)。

恰在这时,公子重耳走进了他的视线。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历史故事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2-2018 周朝历史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