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晋楚鄢陵之战的详情经过

2018-10-25 00:18 出处:www.1pinsg.com 人气: 评论(0

晋楚鄢陵之战的详情经过 晋楚鄢陵之战中逃跑的国君是谁?


战争经过/鄢陵之战 

五月,晋军渡过黄河,听说楚军将来到,中军佐范文子(士燮)想退回去,说:“我伪逃楚,可以纾忧。夫合诸侯,非吾所能也,以遗能者。我若群臣辑睦以事君,多矣。”栾书没有同意。

六月,晋、楚两军在鄢陵(今河南鄢陵县北)相遇。晋军内部就战与和问题,再次发生争论。范文子强调:“不有外患,必有内忧,盍姑释荆与郑以为外患乎?”认为不应与楚作战。新军佐郤至说:韩原之战,惠公没有凯旋;箕之战,先轸死亡;邲之战,荀林父失败,“皆晋之耻也,子亦见先君之事矣。今我辟楚,又益耻也。”范文子反驳说:我们先君所以屡次征战,是有原故的。秦、狄、齐、楚都强大,不努力作战,子孙将会削弱。现在狄、秦、齐三强都制服了,敌人只有楚国而已。惟有圣人能内外无患,假若不是圣人,外部安宁,内部必然发生忧患,何不放弃楚作为外部的戒惧呢?但范文子的意见没有被元帅栾书采纳。

六月二十九日早晨,楚军在晋军营前布阵,企图出敌不意,赶在晋国征集的齐、鲁、宋、卫诸国军到来之前,即与晋军决战。受到楚军压力,晋国军吏感到担忧。士燮之子范匄建议:填井平灶,就在营中布阵,放宽行列间的距离。栾书想坚守营垒,等待宋、齐、鲁、卫军队到来,再行攻击。郤至不同意,说:楚国有六点空隙,不能失掉机会:他们的二位大臣相互憎恶,王卒由旧家子弟中选拔,郑国的阵势不整齐,蛮人的军队无阵势,排列军阵不辟晦日,将士在阵中喧嚣,合成大阵后更加喧嚣。楚、郑、蛮各军互相观望,没有斗志。旧家子弟不一定精良,晦日用兵冒犯天忌。我们一定能战胜楚国。晋厉公采纳了郤至的建议,就地在营地内布阵。

当晋军在营内布阵时,楚共王登上巢车(楼车)观望晋军营垒。晋亡臣伯州犂在楚王左右,把晋军的“召军吏”、“合谋”、“虔卜于中军”、“将发命”、“将塞井夷灶而为行”、“听誓”、“战祷”等战前军事活动一一报告楚王,并向楚王指出晋国的精锐部队是公卒。与此同时,楚亡臣苗贲皇也在晋厉公旁边向厉公报告楚军情况,并向厉公建议:“楚之良,在其中军王卒而已,请分良以击其左右,而三军萃于王卒,必大败之。”厉公听从他的意见,作如下部署:将晋中军精锐分为两部,由栾书、士燮统帅引诱楚中军王卒,由荀偃、郤锜、郤至率上、下、新三军攻击楚子重、子辛所率左、右军。击败楚左、右军后,晋四军集中围攻楚中军王卒。布置既定,开营接战。

晋军冲出营垒,步毅为晋厉公驾车,栾鍼做车右,栾、范两族兵在左右护卫厉公。厉公战车陷入泥沼,栾书想用己车载公。栾鍼阻止说:书退下!国家有大事,你怎能一个人包揽?而且,侵犯他人职权,这是冒犯;擅离自己的岗位,这是扰乱。有三种罪过,不可违犯。他自己掀起厉公战车,脱离泥沼。

在两军激战中,晋将魏锜射中楚共王眼睛。楚王受伤后退,唤来养由基,交给他二支箭,命他去射魏锜。养由基一箭射死魏锜,剩一支箭回来复命。

楚王受伤,楚右军中蛮夷之军乱,向西后退,影响全军,楚中军、左军也向后退。郤至率新军截击楚王卒,三次遇到楚王的士兵,看见楚王,表现十分礼貌。楚王派工尹襄赐送一张弓以问候,郤至不敢受,行三个肃拜之礼以后退去。

晋韩厥在率下军追击郑军中,虽然能够俘获郑伯,但以“不可以再辱国君”为由,没有将他俘获。郤至赶来,一同追击郑伯,郑伯吓得连忙把战旗收藏起来,逃遁而去。晋军把楚军赶到险阻之地,楚大夫叔山冉、养由基率部反击。养由基连续射杀晋军战士,叔山冉以晋俘当作武器投掷晋军,迫使晋军停止进攻。晋人俘虏了楚公子茷。

栾鍼在追击楚军中看到楚令尹子重的旗帜,为表示晋军“好整以暇”的气概,特派使者送上美酒,子重饮后,击鼓再战。这一仗,由早晨一直打到黄昏尚未停止。

是夜,楚中军元帅子反命令军吏检查战士受伤情况,补充车兵与步兵,修缮甲兵,陈列车马,准备鸡鸣而食,明晨再战。晋国人很担心。苗贲皇建议通告全军:“蒐乘补卒,秣马利兵,修陈固列,蓐食申祷,明日复战。”厉公同意。并有意放纵楚国俘虏,把消息泄露给楚军。楚共王得到消息,召子反谋划,准备再战,子反因喝醉酒不能见。楚王叹道:“天败楚也。”命令全军连夜退走。

晋军在第二天进入楚营,吃上了楚国粮食,三天后凯旋。直到晋楚交战的第二天,齐军才到战场,卫、鲁军才从国内动身。楚军退到瑕地,子反受到共王谴责,令尹子重又加逼迫,子反自杀而死。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2-2018 周朝历史网 版权所有